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原创空间

http://wjh3402.blog.163.com/

 
 
 

日志

 
 

美丽乡村  

2013-03-08 07:59:09|  分类: 乡村之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丽乡村 - wjh3402 - 我的原创空间
 
美丽乡村 - wjh3402 - 我的原创空间
 

全国两会上,赵本山说,我对美丽乡村的理解是:穿得暖,吃得饱;能医病,能养老;有文娱,风气好;山水美,污染少。本山大叔的美丽乡村说,形象具体,像小品台词,人们容易记得住,有乡村情结的自然向往之。

我心中的“美丽乡村”,总是以我的家乡为模板的主观想象。我心中的家乡四面环山,东西山口就是出村的便道,七扭八弯,泥泞不堪,离家再远也模糊不了回家的路。村庄比较大,站在高高的山顶上,仔细辨认,才看得出大致有几趟街道,有白顶平房、有红砖青瓦房、有土坯茅草房,没有规划,就那样稀稀拉拉的散落在山沟里。俯瞰村庄,越过或高或矮的杨树、柳树、槐树、松树,视野围着村庄四周扫描,映入眼帘的是或深或浅、若隐若现的房顶,那是我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宅地。一阵山风吹来,闭上眼睛深呼吸,油松味道裹挟着小河均匀的气息,蜿蜒穿村而过,流向大凌河,并入渤海湾。

有些记忆了,我的乡村就是我家的三间土坯草房,在村子的靠前一排,门口两侧各有一块光滑的大石头,开春后我便到离家几十米远的小河边弄来泥巴,在石台上拽挖挖,赢泥巴玩。有一天,妈妈说,二小子你去上学去吧,已经给你报名了。小学校就在村子的东头,也就是200多米,那是我心智开启的地方。第一天,老师先让我们数数,我是手脚并用,才数了7个数。老师姓夏,是个18、9岁的大姑娘,梳着长长的大辫子,她教我们一年多,就被调到公社广播站当广播员去了。她那 “顶风雪斗严寒,甘招大地无冬天” 高亢清凉的嗓音,至今萦荡在我的耳边。老师除了教我们语文、算术,总是叫我们唱歌,教我们识简谱,只可惜那时不上心,没有学会。与我同属长虫(蛇)的有14个,还有比我大,属龙、属兔的10多个男女小孩一起学aoeiu、12345,打打闹闹,拉帮结伙,到了三年级,我已经成了“头子”了,就连留了好几年级的本家一个比我大5岁的叔叔都成了我的狗腿子。围着我身边转的越来越多了,打架、摔跤的次数也越来越多,鼻青脸肿的事也经常发生。还好,并没有影响学习,三年级就坐稳了学习第一名的交椅,一直到七年级。

冬天天气嘎嘎的冷,肥大的棉袄左右一抿,端着膀子、缩着脖子,抱着书包,在冰面上打着出溜,顺着小河急行。我们在一天天长大,村子里的瓜果梨桃,我们也是见着就咬,大人们总教训我们,这帮小兔崽子,竟祸祸人。那时候,谁家的李子、杏、桃快熟了,我们都一清二楚,提前就惦记上了,不吃到嘴就不善罢甘休。有时也惹祸,让人家追的屁滚尿流、惊慌失措,回家也是一顿胖揍。后来,我就盼望着,想把什么树都种在自己家,想吃啥吃啥。

我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走出了我们那个自然屯,和其他自然屯的孩子一起到大队去读书了。学校是新校舍,红瓦白墙,班级里还有有线广播,地线需要总去浇水,音质才好。老师是新老师,是个年轻的男老师,他叫毛久学。由于拔地线咬着,麻酥酥的、电着好玩,被老师收拾到天黑,回家时已经看不清路了,路过一片坟地,惊悚、四下张望,犯错误的代价,后怕了,到家时后背湿透了。放学路上,到人家菜地里踹个萝卜、拔个胡萝卜、薅把小葱啥的,直接就进肚了,那有什么卫生不卫生的。

夏夜,人们吃完晚饭便三三两两的走出自家的院落,到当街来闲唠嗑。大人们,点燃艾草驱赶蚊虫,千年谷子万年糠的唠着、重复着八百遍的奇闻异事、家长里短,有时也闹些笑话,急眼了、不欢而散的时候也有。小孩子倒是不顾及这些,在大人堆附近打闹,玩“打仗”,扮演着电影里的人物。最常听的故事是做好事的傻子考上了状元,因为他救了落水的蚂蚁,蚂蚁爬进墨盘或聚或散的组成字,帮着傻子写文章,得到了皇上的御批,做了官。积德行善,好人好报,永远烙在我的灵魂深处了。

我开始读毛选四卷了,还试着写心得,幼稚的看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就去河边点茅草,果真燎原了。思考、实践,独立个体性格渐渐形成了,也有了自己的向往,向往着有一天走出这大山,后来到公社读初三,到县城读高中,视野也渐渐开阔了。

春天里,柳条儿开始离骨,我便用它来做柳哨,随心所欲的吹着自认为很美妙的调调。桃、杏打骨朵了,折一大把枝条,插在玻璃瓶子里,换上清水,放在柜盖上,家里也就有了春天。也许就从这个时候,自己有了欣赏的意识。漫山遍野槐花开的时候,像蜜蜂一样,跑着、跳着,嗅来嗅去,槐花入眼,槐花的清香也沁入了心脾。

夏天里,水库、方塘、大口井,都是我们嬉戏的天堂,一丝不挂的在水里玩个痛快,一个夏天,晒个黝黑黝黑的,用手指甲一划一个白道道。春夏季节下河捉鱼摸虾,回家喂鸭子,鸭蛋腌好一吃就冒油,想来都吞咽口津、直吐舌头。有时玩恋了,忘记了上学,被老师派班干部收了我们的衣服,没衣服穿,只好在水里等着挨家长、老师收拾个痛快。

童年的乡村,点点滴滴都是那么的甜。大了,自从进县城读书后,不再和儿时的玩伴一起疯了,也开始有了自己的小九九了,盘算着未来,造个拖拉机什么的。再放学回家,爸爸妈妈也不再指使我干活了,而我还是愿意放下书本去干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养猪种菜、倒粪推土、提水劈柴、帮助秋收,样样都做得来的。

18周岁了,成人了,到部队当兵去了,这才是我真正意义上的走出了生活18年的村庄。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这才知道,我的家乡,再不是那个锅底形的叫“大杖子”自然村了,而是叫“喀左”或是“朝阳”的地方了,它属于辽西一个十年九旱的地方,交通不便,县城没有火车站,是个比较落后、相对比较封闭的地区。

1984年,家乡发生了转折性突变,大队叫“村”了,公社叫“乡”了,生产队、大队解体了,土地真正的到户了。家乡的一切都在与国家政策的调整、变化一起相互映衬着。草房不见了,家家户户翻盖了新房,添置了家用电器,有的买了汽车。村庄周围,风车林立,诠释着国家绿色环保的发展理念。

由于自然地理环境原因,村落格局除了外扩变大外,基本上和小时候比大致无二,山上的植被更加繁茂了,小河依然哗哗的流淌着,生我养我的村庄更加美丽了,宁静的、清新的我的家还安在,抚慰着我感念美丽乡村的心。

我时时刻刻都想起家乡的点点滴滴。尤其是小时候的一些经历,就像刀刻斧凿在自己的脑海里,永远挥之不去的。长大后,在外读书、参军、工作,和家乡山水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说实话,自己年纪小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家乡哪儿好,甚至厌恶过家乡,觉着家乡穷山恶水,晴天刮大风,雨天一脚泥,到处都是石头,走路都是七扭八歪,一双崭新的布鞋,穿不了几天就露脚指头了。

随着自己的渐渐长大,对家乡的理解也渐渐发生了变化,感到自己的家乡是个幽静的小村庄,被群山环抱着,四季分明,春天泥土芬芳,夏天山花烂漫,秋天瓜果飘香,冬天雪压山岗,空气清新,环境怡然,到处都充满着童话般的梦境。自己到过一些地方,外出考察、随团旅游,越来越感到哪儿也不如自己的家乡好。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