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原创空间

http://wjh3402.blog.163.com/

 
 
 

日志

 
 

母亲(2)  

2011-09-30 10:46:08|  分类: 父亲母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名叫刘翠英,生于1938年农历正月初三,一直生活在农村,由于从小家境贫苦,没有上过一天学,所以母亲不识字,但母亲很聪慧,做得一手好女红,针线活好的让婶子大娘们羡慕。

母亲因病卧床两个多月后于2010年7月2日(农历五月二十一)17时30分去世了,享年73岁。母亲临终前,五个子女全都在她的身旁,母亲走的很安详。母亲养育了我们三男两女共五个子女。5月23日下午我和母亲单独在屋时,母亲握着我的手久久不肯放开,说着含混不清的话语,眼睛盯着我,向我交待一些事项,母亲最不放心的就是我大哥,因为他没有成家,她交待我协调我弟弟和两个妹妹在照顾好我父亲的同时,也要把大哥照顾好,我向母亲做了保证。

七月二日中午,母亲的手脚开始变凉,父亲告诉我们五个子女准备安排母亲的后事。哥哥找人、找车去水泉拉棺椁,我和弟弟找家族中有经验的长辈来观察母亲的状况,两个妹妹守在母亲的身边。家族中爷爷、奶奶、大爷、大娘、叔叔、婶子们在下午两点左右纷纷来到我家,大家观察着、商量着,一致的意见是顶多能坚持到明天,也就今天晚上的事。于是,开始操办母亲的后事。

下午三点左右,棺椁拉了回来,摆在了院子中间。我和弟弟在本家大婶子的指导下,用白纸将棺椁的内壁裱糊起来,底部铺上谷草。母亲的装老衣服,需要的暝品全部准备停当。这时母亲的脉搏已经很微弱了,呼吸也是进气多、出气少了,抬头纹也渐渐舒展开了,全身从手脚开始渐渐凉遍全身,五点半母亲停止了呼吸。随着妹妹和家族女眷们的嚎啕大哭,母亲走了。我和两个妹妹在表姨的指导下开始给母亲穿装老衣服,十多分钟后母亲就入殓了。入殓时是我们兄弟三人将母亲装入棺椁的。小妹妹在表姨的指导下给母亲开光,我随着本家二爷爷的唱念,高举长长的木棍给母亲指路。之后,族人、亲属带着我们子女到庙上给母亲准备去天堂用的茶水。

这中间,知客安排了举重的(挖坟茔和抬棺椁的)、唠忙的。

本村、近道的亲属陆陆续续来吊唁,我们兄弟三人向来人行叩头大礼。天渐渐地暗了下来,我们子女、晚辈开始为母亲守灵。

七月三日早六点,我和父亲、看阴宅的老车家二哥去山上给母亲确定墓穴。墓穴的大致位置是母亲生前自己定的,母亲也曾经带我看过,母亲有风湿病、怕冷,喜欢阳光充足的地方。根据母亲的遗愿,看阴宅的二哥环顾左右、念念有词,位置确定后由我动第一锹土。

七月三日早七点,殡葬专用车准时来接母亲去县城殡仪馆去火化,大哥、我和小妹及其他亲属随同。我家离县殡仪馆50里地,一路上我撒着纸钱。撒纸钱是指引着母亲回家的路。七点四十分抵达县殡仪馆,办好火化手续后,向母亲做告别。在等待骨灰的中间,到十二属相焚烧墙烧些纸钱、暝品,母亲属虎,所以得在虎图形的的位置摆放贡品,焚烧纸钱。表姨让我撕一块包母亲骨灰的红布条拴在殡仪馆的一棵比较粗壮高大的松树上,位置越高越好,我爬上松树拴上了红布条,我仔细地看了看,位置最高。八点三十四分,母亲的骨灰出来了,我端着盛着母亲骨灰的长方形铁盒到刚才拴过红布条的那棵松树底下凉凉后用红布包好,再用棉袍包裹返回家中。

七月三日上午十点之前,母亲的骨灰安放在棺椁里,骨灰中放些茶叶、大蒜,我摆放好后,小妹再次为母亲开光。十点整,随着知客拍打棺椁的声音和顶在我头上的丧盆的摔碎声,起灵出殡。母亲的棺椁是243的松木板材,比较沉重,举重的有12个人,我扛幡引导者灵柩向墓地艰难前行。墓地离家有3里地,山路蜿蜒崎岖,中间休息了四次,每次停灵我们兄弟三人都要跪在灵柩前。

一个小时后达到墓地,母亲的灵柩开始下葬。棺椁顶上覆盖着写有“王府刘翠英千古”的冥经。之后又覆盖塑料后填埋。填埋头三锹土由我填埋,填土到刚刚盖上棺椁就可以了。

七月四日凌晨三点多点,我们兄弟三人在家族男人们的帮助下到墓地给母亲圆坟。圆坟是有要求的,必须在天亮之前、太阳帽红之前完成。圆坟就是给逝者盖房子,一共三个梁,正梁中间悬挂两枚大钱,之后将挖坟茔时取出的土全部填埋成坟头,用石板垒出坟门,再把坟头周围休整好。早饭后,两个妹妹和家族女眷们去墓地烧纸、上香祭拜。

七月四日下午四点送盘缠。主要是烧纸、暝品。我抱着招魂纸在母亲生前睡觉的地方正反各三圈、上下三回后在大妹妹的搀扶下向西方向给母亲去送盘缠,打发孤魂野鬼们,不挡母亲去西天的路。我们子女为母亲做了一辆牛车、金童玉女等纸活。本村德高望重老马家大爷给母亲宣读了经文,给母亲歌功颂德、盖棺定论。之后,我站在凳子上给母亲指路,焚烧纸活、纸钱、暝品。女眷们哭丧。烧过后,女眷们正反绕三圈,说着拜祭的话。至此,安葬就完了。

按照老家那边的风俗习惯,烧五七是要办酒席的,我将再次回到老家拜祭母亲。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