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原创空间

http://wjh3402.blog.163.com/

 
 
 

日志

 
 

我是一个兵  

2011-07-27 16:43:42|  分类: 军旅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3年11月2日,我离开家当兵去了。  

这一天在我的记忆中是清晰的。头一天下午3点左右,大队请父亲和我吃饭,地点在大队部。大队书记和民兵连长作陪。有白菜炖豆腐、小鸡炖蘑菇、木耳炒鸡蛋、土豆丝等,很丰盛。平生第一次喝酒,三钱的盅子喝了三个,敬大队书记、敬民兵连长,还敬了我父亲。席间,大队书记代表全体广大社员赠送给我一个笔记本和一支钢笔。笔记本是淡蓝色塑料皮的,不大,还盖着大队公章。钢笔帽是拧的。饭后,我走路直打晃,3里地到家迷糊了,天昏地暗,母亲埋怨父亲看把孩子喝的。还好,毕竟年轻,一觉醒来啥事没有。

第二天,王营子小学操场,锣鼓喧天,彩旗飞扬,1-5年级同学站立整齐为我送行。学校周围还围了不少社员。虽说不是人山人海,倒也算是场面隆重。校长讲话鼓励,五年级学生夏国文代表全校师生致欢送词。校长高兴还唱了一首歌,叫“真是乐死人”。我自己也表了态,唱了一首“哥哥去当兵”,是一首幼儿歌曲,是高考落榜后在家听小广播学会的。歌词到现在我还记得,“哥哥,到年龄去当解放军,骑着大红马呀,戴着大红花,大家欢送他呀,人人把他夸,叫他一心保国家”,歌词就这么多,反复唱。那天,我穿着肥大的军装,戴着大红花,瘦小的我在乡亲们和老师、同学们的眼里是高大英俊的。仪式结束后,我再见了乡亲们,坐上了早在旁边等候的大马车去公社汇合。后来提干后回家听父亲说,当时校长的意思是要是不去当兵就让我到校代课了。如果当时没去当兵,在山村当一辈子小学教师我也不会后悔的。正是由于这个潜意识的原因,我在部队时还真教了一年书,帮助参加考军校的战士补习语文。

坐在马车上,我想了很多。从三年级至七年级,我一直是第一名。初中毕业考重点高中,全公社也没几个,应该说高考前一直是父母的骄傲。高考落榜后,180度的大转弯,乡亲们说啥的都有,这里就不学了。所以我发誓,走出去就是在外面要饭也不回来了。

马车,作为一种交通工具,在当时的农村是最奢侈的了。83年,当时的我家地址是这么写的:辽宁省喀左县甘招公社王家营子大队第二生产队,没有邮政编码。当时我们大队八个生产队,就只剩下这一辆马车了。81年以前每个生产队一辆马车、一辆牛车。老牛车疙瘩套,王八赶车瞎胡闹,这是骂人的话,所以谁也不愿意赶牛车。赶马车的叫车老板,挣公分的时候比其他社员多2分,其他社员一个工10分。82年,我们那边的生产队模式有了变化,每个生产队又分成3-4个小组,说是多劳多得,但后来没兑现。就这样的情况下,马车、牛车就都挑了,这是家乡话,意思是车卖了、牲口也卖了,变成小组或个人的了。剩下的这辆马车是山嘴子屯第五生产队的,也就成了大队的公车。84年,也就是我入伍后不到一年,公社变乡了、大队变村了,后来也有邮政编码了。送我的马车马头戴着红樱,一路上都有社员驻足观望。

中午1点左右,到了公社大院,广播喇叭里放着“送战友,踏征程。。。”,满院子贴着“一人参军全家光荣”等标语口号。当年我们公社10人去当兵,送行的有50、60人,站满了整个公社大院。院外停着马车、手扶拖拉机。公社也举行了欢送仪式。每个当兵的可以去3个家人送到公社,参加仪式和公社会餐。我是我父亲、我哥哥、我老爷爷陪着去的。我爷爷他们哥四个,我爷爷、我二爷爷、我三爷爷60年代由于家庭成分不好受气拖家带口分别去了黑龙江铁力、黑龙江双城。陪我到公社的人选是当兵走头两天晚上我家请爷爷奶奶、大爷大娘、叔叔婶子们时定下来的。

下午2点,公社欢送仪式开始,武装部长主持,公社书记讲话,肖国华的父亲作为家长代表讲话,孔凡师作为新兵代表讲话,讲话都很简单,然后就开席就餐,书记、部长挨桌敬了酒。至于吃了几个菜喝的什么酒主食是什么我都没上眼,自然也就没记住。公社会餐不到3点就结束了,可以说从离开自己家和母亲、弟弟、妹妹们分开后我和送我的三位亲人就没什么话,饭菜也不知道怎么咽下去的,告别的时候我也没敢看自己的父亲。公社距离公营子火车站40里地,解放牌汽车3点准时发动送我们。开车的不识字,原来开过四轮拖拉机,但汽车开的又快又稳。后来上军校寒暑假回家,听家里人说当时我老爷爷从公社回来就开始吹上了,这茬当兵的最数我那孙子-------。我高考落榜时他是贬我最狠的一个,不管什么他是我爷爷的亲弟弟,他愿意咋说就咋说吧,好与赖的我从没计较,回家时都过去看望一下,如今82岁了还在干农活,因他是八路军有待遇,虽说叔叔们沾些日子还算过得好。

晚上5:30左右我们坐上了开往吉林四平方向的火车。上了火车后知道,去四平一个部队的还有三个公社及大城子镇的两个兵。由于我是接兵排长指定的火车上的临时小班长,负责发放个面包、榨菜什么的。在领面包时听这几个公社的部队接兵首长唠嗑说,水泉公社的棉花真好-------,还有指定接的兵。当时听了也不咋明白。后来回家跟家里人说,当时接兵排长到咱家家访既没送礼也没留吃饭,反倒让排长请我在公社吃了一顿饭。家访后,排长说下午公社有个汇演,让我陪他一起去看,其实就是唱落子,说是评剧也行。看完戏后,我和排长俩在公社饭店吃的馒头豆腐汤。现在看,我的排长是个标准的军人、部队的好干部。从公营子上车就我们42个新兵和4个接兵排长、1个接兵连长。倒了火车上才知道我们坐的是专列,所有车厢都坐满了新兵和接兵首长,但其他的到那个部队我不知道。

第二天下午4点左右,火车到了四平车站。接站的汽车早已等候在车站广场。整理背包、点名做标记、出站再点名、蹬车,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汽车一会儿柏油路、一会儿砂石路、一会儿土路,汽车是敞篷的,风吹刺骨越来越冷,排长一个劲地说快到了,快到了,此时天已经黑了,但依稀看见汽车钻进了山沟,走了一段盘山路就到营房了。营房周围全是山,此时的我说实话有些后悔,从山沟到山沟,心里不免有些愁。下车、点名、分班、吃晚饭,晚饭4个菜,大米饭,其中一个酸菜炒粉、一个炒干豆腐,那倆忘了。当时感觉那饭吃的是有生以来最香的。可是第二天就开始吃高粱米了,那时部队粗细粮各一半,高粱米饭那叫一个硬,倚仗那时候牙口好。

饭后新兵连开会,连长介绍新兵连干部、介绍新兵班长,连长王洪泉,重庆人,辣嗓,他骂谁谁是好兵,这是后来知道的。排长是我的接兵排长,我很幸运,排长马延军,长春人,人很厚道,很率直,百万大裁军的85年,也是我考上军校的那年他转业了,后来下岗了,干个体了,他的儿子是那年5月出生的,如今军校毕业分配回长春成为一名炮兵指挥军官了。班长陈喜宝,黑龙江讷河人,带我们时已经是五年兵了,他带我们不到半个月睡在靠窗户那个炕上得吊线风住院了,现在没有消息。之后是换个新兵班长,名字叫欧阳春明,湖北孝感人,刚开始我们听不懂他的口令,新兵连都快结束了才听懂。

新兵下连我被分配到2号哨所站岗放哨,2号哨所有四个哨位,每个哨所6个人,每天白天的岗就是我俩新兵包了,中午饭换着吃。每天夜晚每人一班岗,4个哨位巡逻一遍基本2个小时。长白山冬天的夜晚冷呀,睡的又不是火炕,是木板搭的大通铺,班长让大家睡觉时挤着睡,还让我们把帽子戴在头上、把手套套在脚上,否则会冻感冒的。我们站岗的主要任务就是防火,为啥,虽说脱了军装这段就不介绍了。因为救火我还得过嘉奖呢。吃水困难,得到山下去挑,280多个台阶,台阶不是水泥的,是缓缓的80公分左右一个,用小木桩钉在两头再挡上一块长条木板,新兵挑水开始是个挑战。第一次老兵教你,以后就是你的活了。水井是敞口井,井口直径也就是1米,冬季井口总冻,经常用镩子窜。最怕的就是水桶掉井里,如果是正赶上做饭等水的时候就得赶紧先用一只水桶拎水现做饭。赶上我挑水时,我都利用换岗的空闲、不是做饭的时候就把水缸打满了,所以在哨所站岗一年零四个月,虽说水桶也掉过,因为挑水的问题我从未挨过批评。另一个新兵就不行了,挑水也没个计划,有两次两只水桶同时掉井里了,班长虽说也没怎么批评他,但影响吃饭,开饭时老兵就不是好眼神看他。

哨所的春天、夏天、秋天,我都喜欢。站岗值勤之余,春天挖小蒜、挖桔梗、采野百合、采蕨菜;夏天,采木耳、采蘑菇,木耳炒鸡蛋、蘑菇做汤吃饼,秋天采野葡萄、五味子、红果、山梨,还有抓草蛇。加上哨所开垦的巴掌田种的蔬菜,小日子过的还是很有意境的。

1985年2月份,部队开始推荐优秀战士参加部队组织的文化补习班。因为此时的我已经通过15个月的战士生活获得了5个嘉奖,重点高中毕业,嘉奖又多,我就顺理成章地被推荐上去了。3月3日,我们从四平来到梅河口的部队文化补习班,中间体检不合格刷下、文化考试不达标准刷下,那时部队办补习班也讲升学率,入班时139人经过3个月刷下50人,最后7月13、14、15参加全军统考89人,最后考上多少我不清楚,但我们那个文化补习班就我考上了本科,去了北京。全军统考一结束,我和另外一个战友就让其他战友把行李捎回四平,和连队撒了个谎说是文化补习班让帮忙干几天活,做点后续工作,直接就从梅河口跑回了家,在家没敢多待,五天后返回原部队。回到连队见了连长、指导员,指导员说,是不是回家了,这时不能再撒谎了,如实招来,没想到指导员没有批评,还问父母好不好,家里有啥变化,还说我是放心兵,知道火候。我是空着手回部队的,家里不明白,自己不明白,当时即使明白也拿不出土特产,现在想想指导员自己都不原谅自己。2009年8月份去成都送儿子上大学,和原来的老排长等人打听老指导员的联系方式未果,我不放弃打听,有机会一定到重庆去看看老指导员。

回到部队不到半个月,我就接到了装甲兵工程学院(当时叫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技术学院,87年改成现在的校名)的录取通知书。接到通知书后开学前的那半个月,我没有像有的战士那样,觉得自己考上军校了,牛起来啦,部队的工作也不好好干啦,我每天正常出操,站岗值勤,只留一天时间办理有关手续。人过留名,雁过留声。1985年8月22日,部队派车又安排我的排长和老乡杨文明随车送我到四平,自此我结束了战士生活,到首都北京读书,成为一名军校学员。  

1985年8月23日早晨5:45北京站,我和济南军区考来的刘大金同学一起高兴地坐上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技术学院的接站车,经过40多分钟的车程来到了心向神往的军校。我校是军级单位,院长、政委,副院长、院士1988年授衔时都是将军。

我读的车辆工程系坦克技术管理与应用专业,说白了就是开坦克的。头两年是工科基础课,和北京工业大学的课程设置基本上是一样的。后两年是专业课,军事理论及战术课。军校四年还算顺利,两次受嘉奖,一次是参加总参系统竞赛获得系嘉奖,一次是在戒严部队实习期间立场坚定、完成任务好给予的团嘉奖。大学四年修业期满,获得工学学士学位,被定为技术13级,中尉军衔。

1989年7月4日乘坐北京至丹东的列车军校毕业离京。因为列车路过我家那个小站,我就顺便回家住了一宿,7月6日到某师干部科报道登记后被直接分配到驻阜某炮兵团指挥连任装甲排长。之后,从排长、技术员、干事、指导员、股长,干到营教导员后于1999年底申请转业,2000年8月7日到地方上班。期间,经受住了89风暴、98抗洪的生死考验。自此,无悔的军旅生涯结束。

这正是: 四平 长白山上当哨兵 五次受奖 成为优秀士兵 推荐考军校

        北京 卢沟桥畔上大学 光荣入党 获得学士学位 提干当军官

        阜新 松涛湖旁整十年 成长进步 赢得官兵信任 转业进机关

  评论这张
 
阅读(5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