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原创空间

http://wjh3402.blog.163.com/

 
 
 

日志

 
 

求雨  

2011-06-14 10:34:35|  分类: 乡村之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续四天,晚上下雨白天晴,尤其是昨天晚上,电闪雷鸣,雨泄如柱,虽说自己没有睡好觉,还是高兴的,作为在辽西地区生活的人,对于雨的渴望是其他多雨地区的人们想象不到的。之前的很多天,一直和老家联系,关注下雨的事,每次打电话都要问家里下雨了没有,种地前盼望下雨能种上地,小苗出来了,盼望着下雨小苗好快快生长,小苗长齐了,就盼望着老天下些及时雨,盼望着有个好年头。2009年,老家大旱,颗粒无收。父亲蹲在地头,看着快要抽穗结棒的玉米,因缺雨干枯死亡,辛苦一春一夏快盼到秋天,来个秋掉白忙活了,默默地抹着眼泪。2010年,老家风调雨顺,是历史少有的丰收年,老老少少喜出望外,秋天的时候我还帮着家里干了三天农活,干活来回的路上碰上乡亲们,就和他们攀谈几句,亲身感受到了丰收带给他们的幸福、愉悦。

辽西地区,十年九旱,靠天吃饭的人们,只好祈求老天的恩泽,求雨便成了乡亲们每年都会搞的仪式,感到天快旱的时候,村子里有威望的老人就开始张罗求雨的事情了,村子里青壮男人以八抬大轿的形式抬着“李老爷”的排位,人们敲锣打鼓,不管男女老少都戴着用柳树枝条编制的帽圈,一个小男孩用柳条蘸着水桶里的水,跑前跑后的做着天下雨的样子,沿着村子的主要街路缓慢行走,仪式的最后是集中到村子中央的空地上,人们面向“李老爷”的排位,一位长者诵读着祈求“李老爷”的话语,大家齐刷刷地跪地磕头,祈求“李老爷”显灵,来场及时雨,缓解旱情,滋润秧苗,拯救众生。

在我的印象中,老家求雨还在村子中央搭台唱戏,一般是连着三天晚上唱大戏,有时是唱皮影戏,有时是唱评剧,自己的记忆中好像存贮过驴皮影中“泥马过江”、“大奸臣张邦昌”的片段,存贮过“刘伶醉酒”、“井台会”、“金沙江畔”、“黄草坡”等评剧场景。那时候看皮影戏,我一般都是钻到皮影艺人的脚跟前,斜着上眼球,看他们掐着嗓子沙哑地唱,手里捻着影人上下左右晃动,有时也遭到他们的斥责,撵我出去,叫我离远点,人家嫌我碍事!看评剧的时候,提前去占座,都愿意到台跟前去看,看演员的一招一式,小朋友在一起玩的时候还学着比划比划,嘴里哼着什么“小酒馆我喝干999,大酒馆我喝干它360”、“红彤彤的酸枣滴溜溜地圆”的唱词。而演出的钱物,都是乡亲们各家各户主动捐的。

想想那时,大人们张罗着求雨、祈盼丰收,小孩子们却是不知道愁也不知道忧,把求雨作为一种娱乐跟着凑热闹、尽情地嬉戏、撒了欢似的玩耍,哪里理解大人们敬畏天地、虔诚祈福的焦急。

刚刚和老家联系,得知这场雨下得很及时,下透了,天好了就准备趟地了。靠天吃饭,天赐甘霖,希望老家年年风调雨顺、五风十雨,在金秋到来的时候五谷丰登、天随人愿。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